奶茶免费小说app免费下载

这‘熏哥’应该也是青羽流派的一员吧,姜鸣忠这么想着,心中暗自咋舌,很多人都猜测一些古老的大家族里边藏着可以点灵成符的玄医长辈,一个大家族或者大流派能有一位就相当了不起了。

然而青羽流派,姜鸣忠知道的就有两个了!

看贝大夫这个意思,这个被称为‘熏哥’的人,定然也能够成功点灵成符,那就是妥妥的至少三个!

姜鸣忠眼底划过一抹羡慕,如果他也能进入青羽流派就好了,不过以他的年龄和资质,恐怕是不可能的。

想到资质,姜鸣忠暗自苦笑,年轻的时候他以他的资质自豪,没想到有一天他会觉得自己资质不够。

这么想着,他不由自主地就叹了口气。

“姜老因何叹气?”贝思甜问道。

姜鸣忠哪里敢说自己的肖想,忙说道:“就是感叹一下人性,我这次回来,不定要遭多少白眼。”

贝思甜没有多想,“总比身边都是虚情假意的人好。”

“贝大夫说的是,对了贝大夫,见到我那老友的儿子之后,您可有什么打算吗?”

贝思甜摇摇头,“暂时没有。”

明天姜鸣忠就要去协会总部了,这一次去,还不知道应该以什么身份去。

恬静优雅女孩浅笑安然照

“姜老明天有什么打算吗?”贝思甜问道。

姜鸣忠沉吟片刻说道:“明天我想先去总部找几个熟人,如果还能有所交集,就找他们帮忙揭发关铜山。”

贝思甜和田智相视一眼,这方法真够简单直白的,很显然姜鸣忠并没有一个很好的计划。

也是,他先是遭遇了儿子抛弃,又差点跳河身亡,后精气神恢复如初,这一连串的事情不管是好是坏,对人的刺激都很大,一恢复精气神他们就马不停蹄地来到了津北市,哪有时间去思考这些事情。

“我倒是有个提议,姜老或许可以作为参考。”贝思甜笑着说道。

“贝大夫您说。”姜鸣忠忙道。

“我听说这一次宴会还有一个节目称之为打擂,姜老可以参加这个。”

姜鸣忠当即就知道贝思甜的意思,在这宴会上既可以看清人心,也可以当众打脸,尽管他不是最优秀的,不过以他现在的实力和经验,一般的小年轻可都不是对手。

而且他觉得现在的精气神比之从前还要涨了一大截,真要参加,说不定还能拿上名次。

不过……

姜鸣忠摇摇头,“贝大夫有所不知,这打擂都是要以家族或者流派为单位派出代表的……”

言下之意,就是不接受个人打擂,这是专门给家族或者流派一个切磋交流的机会。

个人对于协会来说,其价值小于家族或者流派。

“其实,青羽这一次打算参加这个打擂。”贝思甜看着姜鸣忠说道。

迎着贝思甜的眼神,姜鸣忠不知道为什么心跳骤然加快,贝大夫忽然插这么一句做什么,总不可能是……

“不知道姜老是否有意代表青羽去打擂?”贝思甜莞尔一笑。

姜鸣忠长大了嘴巴,心脏倏然再次加快,有一瞬间好像要跳出心脏了。

贝大夫这意思……

姜鸣忠有些不敢确信。

“您是说……我、我能……”

贝思甜嘴角笑容加深几分,“姜老可愿意作为我青羽流派的玄医去打擂?”

姜鸣忠蓦然站起身来,不可置信地看着贝思甜,“您、您说真的?”

贝思甜见状便知道姜鸣忠是愿意加入的,更加真诚了一些,“是真的。”

“我愿意!我太愿意了!”姜鸣忠呵呵呵笑起来。

姜新不明所以地看着义父傻笑,虽然不太明白为什么,但是他能感觉到义父的开心。

流派是没有姓氏之分的,和家族制有很大不同,所以姜鸣忠加入进来就是正式一员,如果是家族制,只能成为外聘玄医或者特聘玄医。

有了流派,也就相当于有了归属,姜鸣忠就不再是闲散玄医,更何况他加入的可是四年前崛起的神秘流派青羽!

一行人吃过饭之后,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,舟车劳顿了大半天,几个人倒是都不累,尤其是姜鸣忠和姜新,一个为能够学习那神奇的技能而兴奋,一个为加入青羽而兴奋。

既然已经是一家人,田智在贝思甜的授意下将青羽的事情同姜鸣忠说了,不过贝思甜和贝佳乐的事情自然还是瞒下的,姜鸣忠和大家接触的时间尚短,这件事也关系太大。

当姜鸣忠听到青羽流派仅有四个人的时候,张了张嘴,同样感到吃惊,被外界传的颇为神秘的青羽流派,居然只有四个人。

也就是说,包括眼前的贝思甜和田智,以及那个‘熏哥’,再者就是之前被人关注的喝下第一玄符的小雨竹了。

想到这四个人,姜鸣忠又不说话了,除了小雨竹还小,剩下的三个已经有两个点灵成符,另外一个看样子也八九不离十了。

这样说来,他姜鸣忠在青羽当中,完全是拖后腿的存在……意识到这一点,姜鸣忠多少感觉很心塞。

“贝大夫,我这实力,您是怎么想让我加入的?”姜鸣忠苦笑问道,他若是不问清楚,恐怕心里都会觉得不安。

“姜老在协会经验丰富,我们需要这样一个人入驻协会。”贝思甜如实相告。

听到这答案,姜鸣忠微微有些失望,不过随即又想到,自己资质相对于这四个人来说太一般了,年纪又大,除了这经验之外,也实在没有能被贝思甜看上的。

想到这一点,姜鸣忠重新振作起来,是啊,幸亏是他想遇到贝思甜的,如果贝思甜想遇到的是别人,他可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,毕竟比他经验的人可多了去了,这也说明贝思甜是信任他的!

姜鸣忠觉得,或许在这方面,自己也可以在青羽站稳脚跟,他可不想进了这样实力非凡的流派,却是毫无用处托人后腿。

“我明白了,我一定不会辜负贝大夫,一定不会托青羽后腿的!”姜鸣忠认真地说道。

贝思甜笑了,“那以后协会的事情,就多亏姜老了,这次宴会结束后,姜老没有其他安排,就随我回北京吧。”

Back to Top